首頁 / 關於教會

成為神永遠的器皿

 

    這是一位可以套「深緣」這句閩南語來形容的牧師。初見陳祖雲牧師,他頂多對你笑一笑、問個幾句,然後悄悄轉身。

    等到熟了之後,才發現這位牧者對人其實充滿興趣,會仔細問你的家庭、職業、婚姻狀態、配偶、孩子等,原來他並非那麼「剛毅木訥」,而且你跟他談得愈久會發現,他擅長用聖經裡的話語深邃剖析每個人,他所理解的深度遠遠超乎當事人的預期,往往讓與談者有種被觸摸到內心的熱度。

    19歲那年,陳祖雲牧師是高三準備考大學的大男生,青春期男孩的躁動讓他處處與自己和家庭時起杆格,宛如煩惱無比的少年維特。卻因為這種不為人所了解的心緒接觸了教會,霎時間,他的一切都彷彿有了新出口,遂在台北市金山南路的神召會受洗成為神國兒女;未幾,他彷若使徒保羅一樣被神突然呼召,那一刻,還懵懵懂懂的祖雲牧師也曾考慮過其他的生涯。

    服役兩年後,24歲的祖雲牧師返回台北,一方面準備大學重考,一方面在唱片行打工,對於是否能考上大學也不見得有信心,也一邊尋求神到底對他有何計畫。

    有一天,打算重考的祖雲牧師為了解補習班的生態,踽踽獨行於有「補習街」之稱的南陽街,他暗自對神說:「神呀!祢要我做什麼,求你給我一段經文吧。」讀聖經時,居然出現了《使徒行傳》的馬其頓人邀請保羅赴馬其頓幫助他們的段落。他心想:「這跟我去不去補習重考有啥關係?」原來是上帝希望他去補習服事每年湧進南陽街的十萬重考生;之後,截至考上且就讀於世界新專的三年間,整整五年,他都投入陪伴重考生的同工裡,也因而結識了日後的妻子-陳君卿牧師。

    三專的學業告一段落後,祖雲牧師進入敬拜中心的大衛營神學院就讀。29歲那年他與陳君卿牧師攜手建立家庭,兩人齊心接下敬拜中心的瑞安會所,成為傳道人。1994年,搬到溫州街接下兩位主內弟兄以PUB牧養年輕人的「法國號PUB」,更名為「基甸教會」;爾後,復改稱為「法國號教會」,與1919、區內的大教會,以及崔媽媽租屋中心合作轉型成為社區總體營造的社區關懷工作,經營五、六年之久,透過社區關懷深入服事有所需要的家庭,傳揚神的真道。

    1996年,法國號教會兩位牧師深感牧會亟需屬靈的遮蓋,同時也考量組織的合法性,必須成立協會,在上帝的祝福與興起,行動力十足的君卿牧師幾度與行道會主任牧師張茂松牧師交通,終於加入孺慕多時的行道會,成為行道會聯會的一員。
2005年,由於溫州街教會空間已不敷使用,遷往古亭站7號出口、羅斯福路二段44號2樓現址,以「人人皆祭司,人人都是小組長,人人都可以起來被差傳」為異象,祖雲牧師則站在裝備的角度,透過陪讀的一領一、三乘三,並且透過一壘、二壘、三壘等跑壘的栽培裝備系統,讓會友能進入:社區、學校、辦公室等各處建立神的教會,因而以「差傳、榮耀、權能」為教會異象。

    牧會多年,眼看法國號教會經過幾個階段的蛻變,但祖雲牧師始終堅信:「唯有經過上帝不斷的修剪後,果子會結得更豐盛。」始終信心不墜的他以《馬太福音》的「你去使萬人做耶穌的門徒」為法國號教會的事工寫下註腳,同時,期許自己成為永遠被神使用的器皿。

 

facebook